追星女孩真快乐

plmm我的爱

当安艾两人进到不××oo就出不去的房间

        

         艾比和安迷修不知为何两眼一黑,睁眼就看见自己在一个空旷的房间里。
          两人不断用元力武器击打墙壁却毫无用处。正在颓废着,突然发现了什么的艾比喊到“喂,笨蛋骑士,这里有张纸条。”安迷修寻声望去,墙上果然贴着一张纸条。
          纸条上写着“不用语言伤害到对方就无法出去”这样极其恶趣味的话。
           “等等笨蛋骑士,让我先来!”艾比清了清嗓子喊到:“安迷修你个吵架笨蛋骑士!天天嚷嚷着什么破骑士道结果你救了屁啊!不仅没脑子还是个死变态!见到小姐姐就脑子不清醒!世上第一恶心帅!不对一点都不帅!”可是门却毫无反应。
          “让在下想想”安迷修看着艾比在那直跺脚。
         
           “艾比小姐我们分手吧。”

            啪哒一声,门开了。
 

             “安迷修你混蛋!”
             “艾比小姐你听在下解释!”
         

暖雪/算借梗


    雪淅淅沥沥的飘着,落在人身上便化了,可还叫人缩头缩脑不敢伸手。

       女孩快步走向车站台子想要避雪,好让自己不因落雪更加发抖。此时的的路面已没有什么人了,厚厚积雪已经压垮了几根树枝。

     女孩是当红偶像凯莉的一名迷妹。女孩出门不过是因为去看她的偶像演唱会,此时她正要回家。

     那是女孩粉了几年的偶像,她自称——星月魔女。女孩从初中起就注视着她的偶像,看着那个与她一般年纪的女孩女孩心里全是暖意。她想起刚刚出道的她,不同于其他女孩走的可爱路线,被现在粉丝所拥戴的小恶魔风格在那时倍受骂名。而那也是女孩无助的时间。她的偶像陪女孩渡过了最黑暗的时期,这也是为什么女孩如此喜欢她,不惜冒雪去看她的演唱会。

        而就在几个月前,她的偶像公布了自己的恋爱对象。女孩为此感到高兴也在默默猜测她的偶像会喜欢什么样的人。所以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只知道他叫金。唯一让人能想象的是凯莉自己在微博发布的一段录音,“金,我的棒棒糖呢!”“凯莉!吃那么多糖对牙齿不好!”“要你管,我乐意!”

码,还有一半,写作业了

这是什么鬼paro,黑金日常背锅


     这是一个普通的小镇,镇里前几天来了一名木偶师。

     金有人能感染一切的笑容,而他的技艺也很高超,他所操控的木偶栩栩如生,仿佛如同真人一般。
 

      慢慢的向镇里的人开始接受这个少年,并且常常去看他的木偶戏。

        一幕戏了,观众赞誉不绝。人渐渐散去,而金也在收拾他的木偶。

        还未散去的几位少年少女在他的茶几上谈论着近日里来颇受议论的“星月魔女”。那个无影无踪专门在夜晚吸食人精气的妖怪,只是有人隐隐约约看到那名妖怪是个女孩。乡里人都很畏惧她,可是被吸了精气也没什么大不了,只不过会昏睡几天罢了。于是被些好奇心颇重小孩子拿来家长里短。

       金听着他们的闲话,也慢慢收拾好了他的人偶。

       又是一个月黑风高夜,没有人看见那个木偶师正操控一名人偶模样的少女。

金凯/现代paro

        

      高挂起的太阳肆虐着地上的人们,令工作中的人们更苦不堪言,偶尔飘过的云团似乎是在同情正大汗淋漓的人。

         此时的凹凸集团公司的员工不食人间疾苦坐在充满冷气的办公室里工作。慵懒惯了的员工在这冷气中哪能有丝毫动力工作,反正没人管也不会被老板训。这大概是富家子弟一惯养出来的脾气与秉性。除了个别还是装模做样的想把手头上的工作做完,也鲜少有认真工作的人在。其中最显眼那无非是那穿着不能再违和的正装顶着毛茸茸的金发的金——那个鲜少认真工作的人。老实说,如果不是真的这是家正规的公司,还让人以为这是哪个被拐来的童工。金第一次进公司就这么被人说道。

         “金,这份文件帮我打印二十张。谢谢啦~”“对了对了,再顺道帮我倒下咖啡,这杯我喝完了。”另一个声音插了进来。接过了文件和咖啡杯金顺手回了一句好。对帮其他同事打杂金早已习惯。虽然几次三番提醒他们的懒散作态却被熟视无睹。毕竟这里就他一个毫无背景的普通人。

        金溜到不远的打印机旁,听着他们的议论纷纷。



啊就码到这果然我还是不会写文写的什么鬼

       
        
       

我要任性的占tag

你们不觉得国家队的设定特别适合金凯吗?!女主凯莉!男主金!

金凯/没有多少金的戏份

      
         “嘭——”子弹穿破了大楼窗户玻璃,破碎的玻璃反射着刺眼的阳光,遮挡的突入者的面容。黑发的女孩反手将手枪插入绑在腿上的装备里,一身的高科技装备让她看起来并不像一个普通的小偷。而事实也正是如此,那个名为凯莉的女孩隶属于凹凸集团——那个黑白两道都无人敢惹的地下集团,凯莉的职业是一名专业的偷窃者,专业盗窃宝石的偷窃者。
       
         安保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听起来人数还不少。已经有人到了凯莉所在的楼层,正举着枪对着那个女孩。“哼,你们就这么点手段吗?”女孩不屑背对着他们。在一名安保开枪时她便跳了下去,哪怕是十八层的楼层也毫不畏惧,她的秀发被风吹起,身影早已无影无踪。

        此时的凯莉正嚼着棒棒糖她最喜欢的草莓棒棒糖,把玩着她偷来的宝石,悠哉悠哉的坐在大楼的楼顶上俯瞰着楼下的来来往往的身影。是的,她并没有离开这栋大楼,原因很简单,她向来的目的也很直接,凯莉却不知道此时的简单直接会给她以后带来多大的麻烦。就在刚才凯莉看上了另一块宝石,比手上的这块更大更加耀眼,让凯莉不由得揣测她看上的那块宝石比手上的会贵多少钱?
       
        凯莉像看傻瓜似的瞥向楼下正在寻找她的安保。她知道时机到了,此时的大楼已经空无一人。凯莉破坏了所有的监视器来到了装有宝石的加固玻璃旁,这种小把戏对她的高科技装备来说不值一提。就在凯莉以为他快要成功,突然横空出一只脚踢向她。“该死”她向后躲避,待站稳身体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人。
  
       “金?怎么是你?别阻挡我,滚开。”
       
       “我不会让开的凯莉,这是我的职责。”

        “呵,没想到你竟然在这里当安保。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好的,没有后续了,我不会写

金与救赎

金的场合

如果你坠入深渊我便把你拉上来。

黑金的场合

如果你坠入深渊我便陪你一起坠入。

魔女用星月刃指着那个不知死活的傻小子:“他们谁都怕我,你为什么不怕?”那个魔女的身后是一片被血染成深红的大地,只有死人才知道她的残忍。
“为什么要怕你啊?凯莉,我们……不是朋友吗?”他是不会被血染红的金,是唯一的光。

十分私设,自己想想

我心中原创女主设定

周明星×金牌制作人
女主性格:雷厉风行,眼光独到,对待作品十分认真

李总裁×高级调酒师
女主性格:工作时风情万种,私下却里很小孩子气

白警察×女子高中生
女主性格:会装幼稚爱撒娇,但内心很成熟,讨厌世俗

许教授×幼儿园老师
女主性格:对小孩子小动物都很温柔,对大人却没耐心

→不是很喜欢游戏女主就胡乱想想

是安分守己的法家了

笨蛋情侣

      啊天气转凉了呢,毕竟已经晚上了啊,哆嗦的让人想回家。安迷修回过头去,刚想喊出的艾比小姐在发现了什么后转变成了“……咦?”
       庙会的热闹让安迷修有些慌张,不会把艾比小姐弄丢了吧?!左看右看在确定没有那个粉红呆毛的时候安迷修开始有些错乱。啊啊啊啊我真是一个不称职的骑士,连艾比小姐也能弄丢,万一小姐艾比遇到了危险怎么办?!安迷修暗自自责着一边说着对不起,请让一下,穿梭于人流之中极力的在寻找着那个被称作艾比小姐的女孩。
        唔,这个围巾长得真蠢,很配那个傻子骑士呢,本艾比小姐亲自挑选的围巾就让他好好感谢吧!沉迷于让那个傻子骑士好好感谢他的氛围中的艾比完全没注意到他与安迷修走散了。等到艾比回过头时,人群中没有看见那个对他傻笑的笨蛋骑士,不知怎的艾比有些慌张。“什么嘛本艾比小姐亲自为那个傻子骑士挑选围巾他竟然不领情就走了!”艾比小声嘟囔着,心情很不好。艾比夹着那个与女孩身高并不符合的围巾走去庙会门口,想着那个傻子骑士怎么还没有找到我的艾比并没有注意到前面的人结果被撞了个满怀。“啊……给那个笨蛋骑士的围巾!都弄脏掉了!”愤慨着的艾比刚想走掉却被人抓住了手。
        “你做什么,快放开我!本艾比小姐的手也是你能抓的!”艾比挣扎无果。“我说你不要撞着自己是小女生就撞人不道歉!”前面的人扭曲着五官,手勒的艾比的手生疼。不就撞了一下嘛,我还嫌你撞我撞疼了呢,都怪那个傻子骑士,要不是他本艾比小姐怎么会遇上这种事!道歉过后那人没跟艾比计较,却让艾比更加计较安迷修了。
        来回寻找的安迷修走到了庙会门口。灯火辉煌的庙会映衬着情侣甜蜜的脸庞,互相交换着自己的关心。安迷修不由得有些羡慕,什么时候也能和艾比小姐这样呢?啊……不对,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找艾比小姐才是最紧要的!将刚刚的想法抛诸脑后的安迷修继续着寻找爱比小姐的旅途。
        “笨蛋骑士!”诶,这个声音是……艾比小姐!那个粉色呆毛太过于显眼以至于安迷修一眼便看见,先前的恐惧与不安在这一刻迸发出来,凝结成了更大的喜悦。“艾比小姐能不在公众场合喊我笨蛋骑士吗?好羞耻啊。”“哼,你可不就是笨蛋吗?连人都能丢掉。”艾比叉着腰,头上的呆毛冲着安迷修。叉腰的动作让安迷修一眼就看见了艾比手上的勒痕和搭着的围巾,棕色的围巾上绣着卡通图案,更好笑的是这条围巾是以粉色为配色,让人不禁怀疑制作者的审美。“艾比小姐,你遇到坏人了吗?!”“笨蛋骑士你在想什么呢?只不过是一个路人缠着我罢了,你觉得本小姐会搞不定?”“也是哦”安迷修饶饶头,心里却越发自责自己没有保护好艾比小姐,勒痕看起来就很痛。不过奇怪的是艾比小姐手上的围巾,这一看就是成年男子的围巾与艾比娇小的身体一点也不搭,甚至很滑稽。
         “喂,笨蛋骑士你别动。”在安迷修的眼里五彩斑斓的灯光照在艾比小姐身上竟是那么的柔和而迷人。艾比努力的颠着脚尖,身子向前倾,把围巾放在了安迷修的脖子上,然后握着一端围绕安迷修转了一个圈,让围巾在安迷修的身上显得很协调。安迷修被艾比的举动打的有些脑子不清,却在傻笑。“艾比小姐?”“笨蛋骑士!”
         “这是送我的礼物吗?艾比小姐!”
         “这是给你的礼物啊!笨蛋骑士!”
          安米修觉得他现在被幸福冲昏了头脑,艾比觉得他被笨蛋骑士冲昏了头脑。
          艾比想,跟安迷修在一起就没好事,我为什么要给她买围巾啊!才不是心疼呢。

    只是想写安艾的身高差没想到写了那么多,艾比为安迷修系围巾的样子真的太可爱了。